首頁>尋醫·問藥>委員講堂委員講堂

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副院長、中華醫學會整形外科學分會主任委員

欒杰: 把患者利益放在首位發展醫美行業

2019年11月06日 08:58 | 來源:人民政協報
分享到: 

C2019-11-06zx601_P_1_74_182_428_507


現在醫療美容行業出現的諸多亂象,深層次原因可以歸結為四點。

第一是追逐暴利。

現在醫美的行業會議,不光有學術會,還有很多變成了招商會。而商人常關注的是如何實現利益最大化,而不是關注如何建立品牌,如何提高技術給老百姓提供更安全更好的服務。

當醫療行業追逐的是利益最大化,醫療的原則以及老百姓的健康和安全就會大打折扣,就不可能讓患者的利益最大化,這就會偏離行業健康的發展路線。我去過很多民營的醫美機構,發現有不少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這些機構把大把的錢花在店堂、門面的裝修上,到手術室里卻看到他們使用的是最便宜的針、線等醫療器械,甚至用輸液管替代引流管,凡是患者看不到的地方,一定是能省則省。不少醫美機構以做了多少筆大單引以為豪,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從事醫美的醫生把經濟收入放在一切之上,偏離了執業的初心。

第二是淡化醫療本質。

醫療美容不能脫離醫療,而應是醫療在先、美容在后。但是很多醫美機構刻意淡化醫療這兩個字,想辦法用服務、美學替代和掩蓋醫療本質,包括一些專家也認為醫美行業屬于消費服務,要脫離整形外科專業。所以我們看大多數醫美機構把患者稱為顧客,這在全世界是絕無僅有的。被稱為顧客的患者在醫美機構做美容,常常被視為僅僅是消費行為而不是醫療行為,因而在美容過程中出了問題要到消協去處理,而不是醫療管理部門去處理,這是只在中國存在的現象。

第三是遍地誠信危機。

虛假宣傳的現象也比比皆是。我們經常在電梯就看到以病人的名義打出來的醫美廣告,展示一個人在醫療美容前后的對比,效果讓不少人看了心動,但實際上這些案例常常是PS出來的,我本人就曾經接到過這樣的案例推銷。

中國自古就講誠信,所謂“童叟無欺”,但現在有些民營醫美機構的價格收費是“見人下菜碟”,咨詢師會視“客人”的消費能力“因人而異”地隨時調整收費,一個通常千元的項目被收到幾十萬元的現象一點不足為奇。

第四是管理力度不足。

我國在醫美管理上投入的力量不足,且缺乏有效的管理手段。2017年,原國家衛計委等七部門聯合印發了《嚴厲打擊非法醫療美容專項行動方案》,并在專項行動中查辦了一些違法犯罪機構,但這種聯合整治沒有形成法律層面上可長久貫徹的機制,因而也導致了行業亂象并沒有根本性的改變。

針對上述原因,我想從正確處理四個矛盾來為行業健康、安全發展提出建議。

首先,要正確處理好經濟增長和生命健康的矛盾。

現在,醫美已經成為一個高速增長的產業,但經濟增長與健康應該協調統一來發展。但現在,二者成了一個對比面。

現在有關醫美的很多政策不明朗,很多錯誤得不到糾正,主要是過于顧及各利益集團的利益。其實評判一項政策或措施的標準很簡單:有沒有把患者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有沒有把患者的利益最大化,這是我們的決策層在制定政策時首先要考慮的問題。并且,在明確了這一基本定位之后,政策部門在制定相關的政策法規時也應該堅定立場,明確導向。比如說,要加大對非法行醫的執法力度,將非法行醫入刑寫到法規法律當中。

現在,很多醫美機構公司要上市,追求經濟效益本身沒錯,但追求利潤的同時首先要提高醫療質量。如果一個醫美機構醫療標準都沒達標就去上市,是不應該被批準的。這首先是一個主次問題,開放市場、簡化申辦手續并不是要放棄醫療的原則或降低醫療的標準。

第二,要理清醫美行業消費服務與醫療屬性的矛盾。

醫療美容不是單純的消費行為,無論從目的、對象、實施者、手段、效果、風險都有別于生活美容?,F在不少醫美機構淡化醫療本質,讓人認為自己去做醫美就是去消費,這是原則性錯誤。醫療美容的醫療屬性不能變,這是關乎生命健康的醫療行為,有了健康才談得上審美。所以醫療技術是基礎、是根本、是保障,是主導、是核心,審美是在此基礎之上的更高層次要求,是其次。而其他的附加服務,只能是更次。

只要有醫療行為,就存在著醫患關系,而醫患關系不是顧客和銷售員的關系,也不是顧客和服務員的關系。國際上沒有一個國家把醫美患者稱為顧客,唯有中國。在老板眼里,任何人都是顧客,而在醫院和醫生的眼里,只有患者。把患者稱為顧客,是刻意回避醫療屬性、淡化醫美的醫療本質、淡化醫療風險的一種手段。如果一定要把醫美看成是消費、是產品、是顧客,請不要稱自己是醫生。

第三,市場需求旺盛與專門人才不足的矛盾尤為顯著。

醫美市場現在很大,專業人才也是奇缺,特別是因為尚未建立??漆t師制度,現在大量外科醫生從事醫美工作。很多人認為醫療美容手術很簡單,這恰恰是導致醫美行業險象叢生的重要因素。整形外科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專業,做整形外科醫生要比普通外科醫生更難。這就好比開汽車,C本可以開小汽車,但是整形外科是開吊車,屬于特種車輛,必須經過特殊的規范化訓練才能持證上崗。不然,讓一批沒有資質、沒有經過訓練的醫生去開刀,本身就意味著對老百姓的生命健康不負責任。所以對于整形醫生短缺的問題,我的建議是寧缺毋濫,必須設立嚴格的門檻,建立嚴格的培訓和資格認證體系。有些手術不能做沒關系,但是不能拿人命開玩笑。

第四,靠制度力量去解決行業亂象和監管的矛盾。

我擔任北京市醫療整形美容質控中心的主任,我們與衛健委、藥監部門等都有著密切的聯系。在實際工作中,這幾個部門的管理上是脫節的。比如說醫療不良事件的上報是藥監部門提出的要求,但是藥監部門卻管不了,而是醫政醫管部門來管,所以不少機構即便出現了不良事件也不上報,當然更沒有懲罰了,這就是因為管的部門和制定政策的部門是兩個部門,現有的體制機制下還不能形成綜合治理的合力。

另外,我們要強調公立醫院的主導地位和機制。公立醫院在人才培養、制度建設、醫療規范的制定等方面起著非常積極的作用,但現在公立醫院的年輕大夫也浮躁了,不愿意在公立醫院干整形外科而是跑到外面的機構去做,這就需要國家來制定扶持公立醫院有效運營的機制,進而保證我們整形外科能夠健康發展。

還有一點需要強調的是,現在國家把協會全部放開了,放開了以后我們整形美容相關的協會、學會有十幾個了,但某些協會、學會并沒有起到積極的引導作用,國家應該加強對這些協會和學會的管制。因為,這些組織擁有非常強大的話語權,但如果一個協會走歪了,成了某些利益集團服務的保護傘和代言人,那只會對我們的行業帶來更大的災難。(劉喜梅整理)


編輯:劉暢

關鍵詞:醫療 醫美 行業

更多

更多

重庆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