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社情·民意>你言我語 你言我語

當代年輕人,“低欲望”還是“新欲望”

2019年12月23日 11:04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分享到: 

作者:馬中紅(蘇州大學傳媒學院 教授)

編者的話

一個時期以來,所謂“低欲望社會”的標簽經一些博取眼球、自帶流量的自媒體和社交媒體平臺的互動傳播,讓時下的青年形象被蒙上了一層灰塵。那么,如何看待這一現象?本期《思想者》特邀幾位學者各抒己見,與讀者一起展開討論。

■事實上,社會經濟的發展每天都在發生巨大的變化,而人們原有的生活方式、交際方式、工作方式以及傳統社會的規則遠遠跟不上時代的變化。年輕一代是在互聯網時代出生和成長的,他們的所思所想、價值觀念和生活方式與上一代人已經相去甚遠。

----------------------------

“低欲望社會”是繼“葛優躺”“旅行青蛙”“佛系青年”等網絡流行語之后,近來在80后-00后具有獨立消費能力的年輕人身上多出來的又一個新標簽,主要指一些人不愿意消費、不愿意社交、不愿意婚戀、不愿意生育,甚至不愿意工作,寧可宅家、玩游戲、入飯圈、養狗養貓,只想停留在舒適區,而不肯承擔任何風險和責任的行為表現?!暗陀鐣睒撕灲洸┤⊙矍?、自帶流量的自媒體和社交媒體平臺的互動傳播,使這一代青年形象蒙上了一層塵灰塵。我們不禁要問,是誰給年輕人貼上了這樣的標簽?又是誰眼中的青年人如此缺乏理想和激情?

所謂的低欲望社會,不該由年輕人來背鍋

日本學者大前研一在《低欲望社會》中提出了“低欲望社會”這個概念。作者以安倍政權執政以來的日本社會作為研究對象,指出日本社會在普遍富裕的狀況下,因為對不確定性的將來惴惴不安,錢袋子更殷實的中老年人捂緊了口袋,率先進入“低欲望”,隨之消費能力相對較低的青年人被動地或主動地降低了消費欲望,并達成某種稱之為“窮充”(窮并充實)的社會共識。

在作者大前研一看來,“窮充時代”一定是活力喪失的社會。由此可見,“低欲望社會”的日本是一種全民卷入的社會現象,而不應該由年輕人來背鍋。

回觀中國社會現狀,即使不去追問中國社會是否已達到“低欲望社會”所需要的前置條件,退而論之,剛剛過去的2019年的“雙11”購物節,僅阿里集團天貓平臺的成交額就達到了2684億元,比2018年增長了25.71%,數據還顯示,“雙11”的消費主力軍是90后和00后。年輕消費者以“守歲式” 的熬夜方式,聚集在100多家各類電商平臺上等待零點到來,以鍵盤、鼠標為工具,圍觀、搶拍、拼購、下單,為滿足消費欲而狂歡24小時。面對此情此景,誰還能說中國的年輕人“低欲望”嗎?

當然,“雙11”、“雙12”之類由商家創造的購物狂歡節,其標志性的招牌是“打折”“低價”,因而如果“高欲望”是以消費奢侈品等高消費為指標來衡量的話,那年輕消費者精打細算,甚至挖空心思地設法以最低價格買到自己想要的產品,的確與“高欲望”無關。

“低欲望”標簽不僅指物質欲望,在那些給年輕人貼標簽的人看來,或許更擔憂的是年輕一代不再像他們上一代那樣充滿理想、激情和奮斗精神,而表現得沒有追求、沒有夢想、得過且過。

事實上,社會經濟的發展每天都在發生巨大的變化,而人們原有的生活方式、交際方式、工作方式以及傳統社會的規則遠遠跟不上時代的變化。年輕一代是在互聯網時代出生和成長的,他們的所思所想、價值選擇和生活方式與上一代人已經相去甚遠。

興趣和意義正逐漸成為年輕一代努力的新動能

在中國,像大前研一這樣代表社會精英或上一代人,也就是上世紀60-70年代出生者,是在個人應該對國家或社會的發展有所貢獻這類宏大敘事中建構起自身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的,同時在這樣的框架下,為了追求個人成功和出人頭地可以不惜犧牲家庭、愛情和健康。

但是,現在的年輕一代或許已經或正在發生一系列變化。比如,他們不再把上班和工作視為同一件事,上班是一種選擇,而工作也是一種選擇;且他們也不把工作看作唯一重要,而更愿意將生活看得和工作同等重要,珍惜屬于自己的時間,尊重自身的生活方式,不愿意僅僅為了掙錢犧牲個人愛好和興趣,不滿足只做流水線上的一個環節,如果尊嚴受到踐踏,他們寧可辭職、跳槽、宅家,他們無法理解為什么一定要犧牲個人尊嚴做自己不情愿做的事情。

再比如,年輕一代學習和工作的目標性并不那么功利,上一代曾經孜孜以求的“成功人生”不再成為驅使他們努力的唯一動力,因而表現得比較“淡定”?!暗ā?不是因為害怕失敗而放棄追求,放棄競爭,而是更愿意按自己的意愿,減少內耗去學習、工作和生活。事實上,興趣和意義替代了上一代的“成功”“成名”,正逐漸成為年輕一代努力的新動能,與無趣的工作相比,他們更愿意付出時間成本、情感成本和金錢成本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譬如,熬夜為偶像打榜、參與社會公益活動等。如果意識不到兩代人之間這種錯位,既容易造成誤解誤會,還很不利于發揮年輕一代應有的作用。

當代年輕人,不將就不屈從是婚姻的底線

如果從兩代人之間在婚姻和家庭價值觀方面來看,或許偏差程度更為明顯。對上一代人而言,“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戀愛、結婚、生子是天經地義的事兒,是不可推卸的責任。但年輕一代現在可能不這樣想了!

民政部去年的統計數據顯示,全國結婚率創10年新低,僅為7.2‰,其中上海更是低至4.35‰。超低的結婚率,一方面是因為找不到理想的愛情、心儀的愛人,另一方面也與年輕人不再視結婚為人生必須的事兒有關,他們樂于享受單身生活。在他們看來,獨自生活并不像上一代認為的那樣可憐可悲、與世隔絕、孤獨至死,相反,他們比同齡已婚者更熱衷于與朋友聚會、鍛煉身體、旅游以及參加文化藝術活動、社會公益活動。

美國紐約大學社會學教授克里南伯格對300多名不同年齡和階層的男女所做的研究發現,在當下媒體特別發達,人與人緊密相連的社會中,獨自生活會使我們更好地了解自己,更懂得享受生活和情感滿足。他們所秉持的只是尊崇自己的內心需求,而不是聽命于父母,屈從于傳統婚戀觀,這一點在今天的年輕女性身上體現得更為充分。

“極簡生活”是年輕人越來越流行的生活方式

生活方式是更為綜合的面向,也更深刻地折射出年輕一代的新欲望表現。皮埃爾·布迪厄認為生活方式與各個階層的慣習和品位聯系在一起,既受之于經濟、文化等結構性條件,又具有表現性和選擇性特征。與上一代相比,年輕一代選擇的生活方式同時受到經濟能力、價值觀、自我認同、個體偏好等影響,表現出對上一代生活方式的批判性消費趨向。

“極簡生活”是在年輕一代中越來越流行的生活方式。極簡之“簡”不是簡陋,而是簡單;不是不消費、無欲望,而是依憑自我,追求生活品質;是以“斷舍離”的姿態放棄一切可有可無的東西,專注做一兩件喜歡做的事,減少無效社交、只購買必要的物品、環保主義、健康主義等,其實質是對單純追求窮奢極侈物質生活和鋪張浪費生活方式的反叛,轉而更多地傾聽自己內心真實的欲望,更深入地了解自我,從物欲中解放出來,獲得更多的精神自由,這種自反性傳遞了年輕一代對創造與上一代人不同形象和身份的一種新型欲望,即內心越豐富,生活越簡單。

如果我們持傳統的“成功”價值觀去評判年輕一代的行為方式,或許會被所謂的“低欲望”迷惑,但以一種更符合社會發展和進步的態度再去探究的話,所謂的“低欲望”并不存在,或許正是因為上一代對年輕一代缺乏真正的了解,而受困于此現狀的年輕一代只得以“佛系”“低欲望”這類“因言害義”的詞語來掩飾不被理解的困頓。說到底,社會應該為年輕人釋放他們已經改變了的欲望提供更多的機會!

編輯:位林惠

關鍵詞:年輕一代 年輕人 生活方式 上一代

更多

更多

重庆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