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人物·生活>秀·風采秀·風采

常青:塔克拉瑪干的“播綠使者”

2020年01月21日 15:16 | 作者:顧煜 宿傳義 | 來源:新華網
分享到: 

新華社烏魯木齊1月20日電題:塔克拉瑪干的“播綠使者”——中科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高級工程師常青的故事

新華社記者顧煜、宿傳義

漫漫黃沙,滾滾沙丘——面對浩瀚的世界第二大流動沙漠塔克拉瑪干,人們往往會驚嘆于大自然的殘酷。

這是2019年8月12日拍攝的塔里木沙漠公路兩側的綠色屏障(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宿傳義 攝

郁郁綠意,蔥蔥草木——沿著世界最長的沙漠公路走進這片“死亡之?!备沟?,人們更會震撼于人類不屈奮斗創造的奇跡。

是誰,給塔克拉瑪干披上了綠色的衣裳?

29年前,中科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高級工程師常青和同事們頂著漫天黃沙走進沙海。如今,被視為“生命禁區”的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一片片綠色“希望之洲”正萌發蓬勃生機。

“播綠使者”:追夢“死亡之?!?/strong>

沿著塔里木沙漠公路一路南行,遠處是層層疊疊、一望無際的沙丘,近處兩側卻是高4到5米的綠色屏障。

這是2019年9月27日拍攝的塔中植物園(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宿傳義 攝

在流沙包圍的塔中植物園,醉人的綠色讓人瞬間發蒙:這是夢還是真?

常青皮膚曬得黝黑,有些脫皮的雙手偶爾撩一下有些凌亂但不失干練的短發,一談起植物就眼睛發亮、滔滔不絕?!拔蚁矚g植物,這些植物就像我的孩子?!?/p>

“塔克拉瑪干”,維吾爾語“進去就別想出來”。33萬平方公里的大沙漠讓生命在這里絕跡。

常青(中)在沙漠中的肉蓯蓉種植示范和種子基地內進行采樣(2019年9月27日攝)。 新華社記者 宿傳義 攝

1991年,常青和同事們南下沙漠邊緣的肖塘,為沙漠油田生物防護篩選培育植物。

“越往南走風沙越大,嘴里的沙子都磨牙?!睆臑豸斈君R到肖塘近700公里的路程,常青和同事們走了一個多星期。抵達肖塘后,最先迎接他們的是一場接著一場的風沙。

在寸草不生的荒漠上建苗圃,聽起來有點像天方夜譚。為了篩選合適的植物,中科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與塔里木油田在肖塘建立了1公頃的植物篩選試驗基地,并在2公里公路建設試驗段進行苦咸水灌溉種植植物的先導試驗。1994年,當塔里木沙漠公路修建到塔中地區時,又在塔中進一步開展試驗研究。

“當時住地窩子、喝苦咸水,實驗室只能設立在地窩子中,每當起風,沙子就從草和泥巴縫中流下來,一碗水有半碗沙子?!碑斈杲洑v,常青記憶猶新。

高溫炎熱,風沙肆虐,在常青和同事們看來也就是“那么回事兒”,甚至沙塵暴迷路遇險在她口中也很“平?!?。但一提起植物,常青就滿臉心疼:“最可惜的就是那些實驗植物,剛種下去,一場風沙就全沒了。后來一刮風我們就往外沖,得保護小苗??!”

常青在植物園中修剪植物(2019年9月29日攝)。 新華社記者 顧煜 攝

在簡陋的地窩子,常青和她的同事們一住就是12年。從基地試驗到2公里路段試驗,再到6.2公里試驗、30.8公里試驗,風沙在她臉上留下一道道細紋。不知道吃了多少沙子,常青和同事們攻克了一個又一個技術難題,創立了流沙地高礦化度水灌溉造林技術模式,為塔里木沙漠公路防護林生態建設工程提供了技術支撐。

2003年8月16日,“塔里木沙漠公路防護林生態工程”正式開工建設。在之后的兩年時間里,2000多萬株各類苗木在塔里木沙漠公路兩側形成了一條長436公里、寬70多米的綠色長廊。

工程完工后,大多數人都回歸了都市,而常青卻選擇繼續留在沙漠。

編輯:董雨吉

1 2 3

關鍵詞:常青 沙漠 植物 植物園

更多

更多

重庆时时彩玩法